疲倦系男子

没有简介

铁证如山 明儿个要是不把这作为评奖条件 我直播偷系主任帽子马甲:-)

Pulp Fiction(下)【锤基 箭星】此发完

这篇结束啦 直到渐渐走向温情:-P


七、
索尔上船后主动承担了一部分设备保修的工作,原来这些基本都是由彼得和火箭负责的,索尔的自愿加入也减轻了他们的负担。
因为太空飞行中不同区域的温度湿度有别,或多或少都会影响到飞船的性能,因此每隔几周都需要对零件进行护理。

这是最近几天来索尔第一次和彼得打照面,在舱底。
他本来还挺高兴的,彼得终于不再故意躲着他了。但毕竟洛基那件事做得太没风度了,弄得索尔也有些不好意思。
这该死的地方好像比平常冷。
一阵稍显尴尬的对视后,还是彼得先开的口。


“我得和你谈谈,索尔,关于你弟弟…”

“你知道了?”索尔放下手头的工作,他以为彼得终于消化了关于梦的那件事。

“你也知道?”彼得还没发现他们都对话不在一个频道,“你由着他这么做?”

“事实上我一开始不知道…”

“你们合起伙来戏弄我——”

“我向你道歉,彼得,关于他在你梦里使坏…”

“等等,那个该死的梦也是他干的?”
彼得现在不知该哭还是该笑,那个让他没法释怀的梦居然只是洛基耍的花样,一切都和他对索尔的“自以为越界”无关。

“你以为我知道了什么?”

“我以为你知道他变成外星男人然后爬上了我的床!”
彼得气得连眉毛都变了形状,他现在恨不得把索尔那双满是疑惑的蓝眼睛上的睫毛一根根拧下来。
“火箭看到了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这太丢脸了,他推门进来,他都看到了。”

“彼得,”索尔不知道怎么安慰这个十足的受害者,抬手拍了拍他的肩,“这不是你的错。”


“嘿,等等,你是把油污擦在了我的外套上?”

索尔才想起来刚才在调漆,抱歉地咧开一个微笑。
“这纯属意外。”

“我真想把你们兄弟俩打包一起扔出船。”



当然,还有一个情绪失控者,在他被迫失语的十二小时后,狠狠地用炮筒把洛基抵在墙上。
大概是洛基觉得还没玩够,现在的火箭依然是个六英尺高的男人,他还能够是这具躯体很久;不过他现在对这些都不在乎,因为洛基计划外的举动彻底激怒了他。

“你大可带着我去向奎尔先生摊牌,”洛基不知什么时候又将自己的右手变成了细尖尖儿的浣熊爪子,“看看他会不会相信。”

“你真卑鄙。”火箭朝他露出尖利的牙齿。

“又是谁给了你俊朗的面孔?”

“你可以把这些全没收回去,”他橙红色的眼睛几乎要冒出火来,“然后和奎尔解释清楚。”

“这都与我无关。”

“这全你的主意!…你利用了我。”

“你的话理应比我的可信,你是奎尔先生的伙伴。”

火箭垂下头,这真是糟糕的情况,是他没有料想到的。尽管他现在可以开口向彼得解释清楚一切,但从答应洛基所提这场交易开始,他火箭就被安上了动机不纯的标签。
彼得如果知道那个爬上床的男人是他,也一样会发疯。


“瞧瞧,这儿有个人动了真情…”
洛基的眼神没了刚才的凛冽,他惊讶于眼前这个小动物的低落心绪。

“别拿你同情的眼神看我。”

“奎尔先生是聪明人,”洛基示意火箭放下抵在他胸前的兵器,“他会理解。”

火箭迟早得面对彼得,最糟的情况他也接受得了。他放开了暂时示弱的洛基,很显然,火箭还没适应从自己结实胳膊蔓延开的紧张感,他的掌心出汗,一直延续到见到彼得的时候。
接着情况更严重了。
就在房间门口,火箭遇见了情绪高涨的彼得,准确说是见到自己后情绪突然高涨的彼得。又因为太突然,火箭没能躲过彼得的第一记拳头。

“你这该死的——”
彼得又攥紧了拳头准备来他第二下。火箭没还手,只是抹了抹发疼的嘴角,他开始想念他的皮毛。

“奎尔…”

“你哥哥把这次教训你的机会给了我,”彼得俯下身子,“你会因为这场恶作剧而后悔。”

“我是火箭,奎尔。”

“别想再耍我。”

“胖子,你看清楚了。”火箭伸手按过彼得的脖子,把他拽到了跟前,那双红玛瑙色的眼睛是他最有说服力的东西。
彼得盯这双瞳仁盯得有些不自在,他甚至没法忽略这个男人饱和的卷发以及隆丘一样高挺的鼻子。


“那丑浣熊没这么漂亮。”

“你说谁是丑浣熊?”

瞧这龇牙咧嘴的模样,彼得大概能确定七成了。
“唔,你真是火箭?”

“需要我朝你脑门上崩一枪证明下?”


见彼得还是满眼疑惑,火箭继续解释。
“是洛基干的,这是他的法术。”

“他童话故事看多了?”

“听着,奎尔,”火箭轻轻扯了扯彼得的头发,“我以为他能帮我。”

“你竟相信那个欺诈之神的话…”


“我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。”

就算确定了眼前这个男人就是火箭,彼得还是忌惮着那件事。
“他给了你好处?”


“…他允诺能让你接受我。”

“拜托,我们是银河最强的队伍,火箭,我们一直是搭档——”

“所以说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!”火箭别过头去,“我对我们的自大狂船长有别的心思。”




八、
护卫队的生活方式没改变,依然是在星际间转悠着寻找新目标。
前阵子彼得又从中介者那里拿到些订单,酬劳还算可观。另外,他们的部分武器该升级了。
德拉克斯操控飞船不太熟练,一时之间又找不到火箭他们;自从扩建了船舱,给每个人配备了自己的房间之后,随传随到就没以前那么简单了。其实他之前提过的那个把空房间改装成旅店收取房租的注意还不错,德拉克斯这么想。
飞船迫降偏离了之前的定位点,但有个按键似乎不灵了,他们可能得徒步走过去。


“别告诉我这就是我特训了三周的成果,德拉克斯。”

“绝不是我的驾驶技术问题,是这按钮坏了,还有我刚才叫了你很多遍你怎么才出现…”德拉克斯碎碎念着回头,
“你是哪位?”

“火箭。”
好吧,又得从头开始,火箭心想。

德拉克斯又大笑起来,“你瞧瞧你哪点像那小动物,你可太谦虚了,型男。”


“是索尔弟弟干的。”

“唔,我想要漂亮的络腮胡很久了…他可真是善人。”

“他可不是什么善人。”
这是火箭今天完整解释事情经过的第二遍,也许还会有第三遍。

而听完故事的德拉克斯没法抑制眼神里流露出的同情,虽然他总是很情绪化。
“老实说,我有点儿想念毛绒绒的你了,虽然现在的你看起来很性感。”

“你夸人难得中听。”

“我猜彼得也比较喜欢你之前那款,”刚被赞扬的德拉克斯意识到自己又说了不该说的,“我是说,当然现在的酷辣先生也挺好。”

“别再笑了蠢蛋,该出发了。”



风挡玻璃外,那只悬赏上万的怪物正嚣张地肆意行走。那怪物比他们想象得要大得多,比这星球上的山脉都高出几丈,这让索尔想到了他幼时见过的山地巨人,高大且凶悍。

“这家伙是龙吗?”彼得带好了枪械,随时准备应战。

“似乎更像马。”索尔回答他,“巨人族的马。”

“从你们那里跑出来的?”


普通的刀枪对这怪物根本起不了作用,他们没发正面蛮干,得用巧力。索尔忽然想到了些什么,像有了对付它的办法。

“等等,我有主意了。”
他回头望着洛基,而洛基似乎也知道索尔的话意味着什么。

“这不太厚道,哥哥。”


“变成马,洛基。”

“你疯了吗?”
洛基对索尔满是信心的语气抱有很大意见。

“这是唯一能引开它的办法。”

洛基能变成任何东西,儿时他常化成小蛇戏弄索尔,现在可以变成火箭骗过彼得的眼睛;他的法术与骗术一样高超,这就是索尔让他做诱饵的理由。


“如何说服我?”

“别忘了你在这船里干的好事。”
索尔当然知道洛基不情愿,但他这刁钻古怪的弟弟总要为曾经的行为负责。

“于是你宁可让你弟弟身处险境。”

“你只需要假装和他愉快玩一场,洛基,”索尔搂过洛基的肩膀,轻吻了他鬈曲的黑发。

“我为这匹勇敢的小马骄傲。”




九、
彼得没想到他还能在庆功宴上喝醉。
这次赚的够他们休息半年的,因此德拉克斯提议大家一起吃顿好的,毕竟这次的功劳也有索尔和洛基两兄弟的份。
说到那怪物,德拉克斯还有些想笑,那家伙见了洛基变成的小马驹,立刻被逗弄得晕头转向,最后竟自己掉下了悬崖;不过善后工作还是费了他们不少力气,他胳膊现在还疼着。

彼得确实喝醉了,然而他一开始却表现得很能喝。

“奎尔,适可而止。”
火箭示意彼得放下晃悠悠的杯子,一方面是好意提醒,另一方面是他不希望再看到德拉克斯式莽撞的驾船风格。

“浣熊先生和奎尔船长的感情似乎更好了。”
洛基用餐刀划开馅饼,紫红的蓝莓酱溢了出来。

火箭现在没有耍嘴皮子的心情,他今天已经把关于自己为什么还是这副模样的事情说了三遍了,尤其是洛基还在场,那家伙却一言不发,优雅地拨弄着盘子里的点心。

“是你的错觉。”

“船长可能需要休息了。”
被洛基这样一说,火箭看了看身旁昏沉沉的彼得,这些天下来他的确该好好睡一觉了。这时候火箭庆幸起他这个人类的身子来,至少在搬运像彼得这样的重物的时候,他不需要其他人的帮忙了。

彼得躺在床上还不怎么老实,嘴里絮叨叨的,比平常话更多。火箭本来想安顿好他后就走的,但彼得像知道火箭在他身边,骂骂咧咧把他从头到脚数落了一通,都是以往他俩斗嘴的话,火箭自然是听到耳朵都要起茧了,但这会儿他还是安静听完了。


“丑浣熊什么时候回来?”

充满倦意的船长嘟哝完这句就睡着了,他大概很想念那个毛茸茸的嘴碎家伙。
即便没得到允许,火箭还是俯下身子吻了彼得,仅短暂又干涩的碰触,已经使得他耳根发烫。和上次不一样,现在火箭希望自己还是那具被组装过的浣熊身子,怪物也好,害虫也罢,那才是他。



索尔对洛基说,他终于在这船上做了一件好事。洛基平淡地说是两件,以及起因都是因为索尔。

“你还是那么迟钝,哥哥。”

“别这么说,”索尔侧过头看他,“我了解你。”

“比如?”

“你所做即所想。”

洛基笑了笑,差点要脱口而出说他愚蠢,不过索尔没能给他这个机会,他有办法让他的邪神弟弟闭嘴,是他们不曾有过的亲密拥吻。



第二天彼得被火箭的牢骚声弄醒,这是他第四次教德拉克斯使用操作按钮,但大块头还是搞砸了。
恢复样貌的火箭似乎比之前更嚣张了点儿,彼得因为昨晚的酒劲还有点眼花,他看到火箭跳脚的滑稽样子,想起护卫队刚组建时候的情形,便在一旁笑了出来。

“奎尔?”

“早上好,伙计们。”

“收起你的蠢笑,奎尔。”火箭晃了晃脑袋,“你酒醒了?”

“我想应该是。”

“那儿有热汤,把它喝了。”

火箭很少这么有耐心,彼得想想他煮汤的模样,又忍不住发笑。

“你又笑什么?”

“没什么,”彼得挠挠头,“能再看到你真高兴,火箭。”

“赶紧醒醒酒别说胡话了——”


“嘿,你脸红到胡子尖儿了。”
德拉克斯总能抓到些重点,但最后也免不了挨火箭的枪炮。






-完-